一生沦宪

水仙 总裁TrentX小提琴首席Henry

 

08.

       Henry他们聚餐的地点是在一家小酒吧,整个酒馆的装修很有情调,并不是那种人们印象中那种酒吧的模样,室内还有名驻唱歌手,自弹自唱着一些经典的老歌。

      

       因为人数较多,所以老板礼貌的问了一下可不可以分成两桌,成员们也没有什么意见便分成了两批,原本Alan是想和Henry一块却没想到,团里有个平日里就爱起哄的非拽着他一起喝酒不可,最后Alan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向他妥了协,走之前还不舍的朝Henry的方向看了一眼,而Henry呢不太喜欢包厢的密闭式空间觉得有些压抑,所以大家用餐用到一半时他便找了个理由偷偷的溜了出来,独自一人坐到了一楼的吧台边。

    

      吧台后的酒柜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酒水有些瓶身的花纹细致的像件藏品,Henry从进来时便注意到了这面酒柜,而现在的他终于有时间能细细观看了,正当他看的起劲时,突然有一个男声对他说到“看来先生对我身后的酒柜很感兴趣”Henry闻声后抬眼一看,吧台后站着一位身着黑色马夹的男士,他礼貌性的对那位男士笑了笑说到“让您见笑了,有些酒瓶的花纹很有意思,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男士也笑了笑说到“那您不好奇褪掉包装的它们,本身带给您的味觉冲击吗?”

       

     “我没有喝过酒,不太懂其中的奥妙不过听您这么说,我有点想尝试一下”Henry笑到

        

      男士笑着摇了摇头回到“那酒柜里的那些,怕是与您无缘了,因为它们都是出了名的烈酒不太适合您这样的“初学者””接着他从柜台里拿出一套调酒的工具对Henry说到“或许您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调制一杯比较温和的”Henry听后向他道了声谢,然后很感兴趣的看起对方调酒来。

     

     只见男士拿起一个鸡尾酒碟,将酒碟的杯口用柠檬片沾湿,再抹上细盐让边缘沾上一层晶莹的盐霜,然后将三种酒水加上冰块放入调酒杯内摇晃均匀后,倒入酒碟放在了Henry的面前。

     

        Henry拿起酒碟试探性的尝了一口,味道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刺激浓烈,反而有种清鲜的口感,男士看到Henry有点意外的表情后便解释到“这种鸡尾酒叫Margarita,以浓郁清爽闻名我想您应该会喜欢”Henry握着酒碟笑到“谢谢您的推荐我很喜欢”

    

       接着男士笑着伸出手来说到“不客气,很高兴认识您我叫Calvin”

     

     “很高兴认识您我叫Henry”

   

       和Calvin闲聊了几句后,Henry便喝完了那杯Margarita和他道了别,在前台结完账后便又回到了二楼。

      

      “你刚刚去哪了?”

      

         

       一上楼Henry便被这种质问的语气所逼迫,这可让他反应了一会,然后发现原来是Alan,于是对他回答到“我有点不太习惯所以出去了一下”

        

      “你……不喜欢这个地方?”

         

      “没有啊,我很喜欢这里,它给我的感觉很舒服既不括噪也不寂静”Henry笑着回答到“谢谢你做的一切,我很感激,啊,我该走了消失太久了会被怀疑的,一会见”说完Henry便向Alan挥挥手,然后头也没回的进了包厢。

         

     

         独自一人留在过道的Alan好似明白了些什么,他躲闪的目光,他回避的语气,好像一把利刃刺痛着他,整整七年他对自己说过最多的除了感谢还是感谢,可Alan很清楚他想听的不仅仅只是Henry的感谢……

        

        

         回到包厢后的Henry暗自松了一口气,回想起刚刚Alan的语气和目光Henry便感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冷静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晚餐已经用了一大半,但是Henry并没有吃什么,就连拿在手上的果汁也都只喝了几口,过了一会他感觉身体有些不太对劲,眼前开始有了重影,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胃里开始有些酸胀了起来,有种想吐的感觉,身体表现出来的反应越来越强烈,让他忍不住的跑到洗手间,胃里酸胀的内容物终于被释放了出来,发泄完后还有些许透明的唾液残留在他的唇边,他用纸巾擦掉了嘴边的残留物,洗手池的水不断的流动着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他拱起手接了一小捧泼在了自己的脸上冷水那冰凉的触感才让他似乎清醒了一点。

       

          他抬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颈部的皮肤开始起了红点,Henry摸了摸那块皮肤,有种刺痛又瘙痒的感觉,然后痒感越来越明显,让他无法忍受的用指甲去抓挠,一道道红痕挂在他的颈部和锁骨之间,看上去像是某种“暧昧不清”的印记。 这不是什么好预兆,Henry有些紧张起来了,想要做些什么,但脑子里像是断片一样一片空白

    

        “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这是Henry临走前Trent对他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现在Henry的脑海里一直在重复回想着Trent的这句话,仿佛这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于是Henry拿出手机有些着急的翻找着自己的联系人想看到他的名字,几分钟后终于找到了Trent的电话号码,按下了拨出键,对方很快便接了电话。

       

          “你在哪里?”

   

        

          听到Trent那熟悉的声线,Henry有些焦躁的情绪才缓和了下来“Trent…………我……有点难受……”他其实刚刚没听清Trent在说些什么,只是很直观的将自己的感受说了出来

       

        

         “你喝酒了?” Trent很敏锐的捕捉到了Henry的异常问到。

          

         “一点点……”

          

        “你在哪,定位给我,我马上过来”

            

         “chronic…bar…二楼…303号”Henry断断续续的回答后,将定位发给了Trent便挂了电话,胃里又是一阵胀痛……

     

           另一边Trent挂完电话后很快便下了楼,他走的的步伐很快,没过多久便到了停车场,那只握着车钥匙的手紧紧的攥着,钥匙那坚硬的金属质感硌着他的掌心却也没觉得疼痛,上车后他将钥匙插进汽车的钥匙孔里,手心却被硌出了一道深深的压痕,接着发动机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上去像是一阵危险的低鸣,几乎是没有缓冲的时间,离开停车场后,一辆黑色轿车穿过一道道凌晨街道上路灯垂直照下来的光线,往一个方向极速驶去……

         

         Trent开的很快,没过多久便到了目的地,下车后他径直走进了酒吧,然后向前台询问到“您好,请问二楼303号在哪里?”

      

         前台小姐微笑着回答到“请跟我来”

       

         Trent向她道了声谢,便跟着她到了二楼,正当Trent正准备敲门进去时,忽然他从走廊的另一端看到了Henry的身影便临时转身跟了上去。

   

        Henry现在的衣物有些凌乱,身上还有些醒目的抓痕,看到这副画面后Trent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了起来,表情前所未有的阴沉。

   

       “Henry?”Trent走上前去,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一边摇了摇有些醉了的Henry

         

        Henry模模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便抬起了头,脸上因为醉酒而泛起的红晕在暖白的灯光下格外显眼“嗯?…Trent!……你来……接我了吗?”

    

     看清楚Trent的脸后,醉酒状态下的Henry,有些激动用双手搂住Trent的脖颈,他那软糯的语气一直萦绕在Trent的耳边,滚烫的脸颊就那样肆无忌惮的紧贴着Trent冰凉的肌肤上,不知是相拥的太过亲密,还是心跳的太快。Henry的拥抱让Trent有些呼吸急促了起来。良久,他才用手臂回搂住Henry轻声说到“嗯,我来接你回家了……”

       

  

       

       

      

      

       

     

       

     

评论(4)

热度(18)